那是他前妻的电话。

“喂,阿银,是我,吴天启,我想和你说几句话......”

“嘟嘟嘟!”

那头直接挂断了电话,连机会都不给。

吴天启痛苦的抓挠着脑袋,嘴里骂骂咧咧。

然后,他强制自己冷静下来,又拨通了大儿子的电话。

“喂,小恒吗?我是你爸,吴天启!”

那头一听是吴天启,冷冷道:“早知道你我压根就不会接,先挂了!”

“儿子你听我说,我可能快不行了!”吴天启道。

“好啊,立好遗嘱,家产我和弟弟平分,你死后让律师来找我们就行了!我要上课了,不说了!”

“嘟嘟嘟......”

吴天启痛苦的蹲在地上,嚎啕大哭。

失败,我的人生,太失败了。

众叛亲离,如今要死了,却只孤身一人,连个送葬的都没有。

此时此刻,吴天启内心的悲凉,无人能懂。

“不行,我不能死!”吴天启心中呐喊着:“我死了,我的敌人就会看笑话,我死了,我奋斗大半生的财富,我都享受不到了,那个臭娘们挂我电话,我还要去扇她耳光的!我绝对不能死......”

吴天启站起身来,一股强烈的求生欲充斥在心间。

他绞尽脑汁,拼命的寻找办法。

突然,他脑中一亮。

我这病,是因为被会所那些脏东西咬了,才得来的。

据他所知,东岛会所,幕后的大老板,是丰和集团的酒井奈美。

所以,这些脏东西,或许是酒井奈美在背后拖人搞出来的。

既然他能搞出这些东西来,自然会有办法解尸毒。

如果是这样,那么,自己去找酒井奈美,是不是就有一线生机了?

想到这,吴天启顿时觉得抓到了一株救命稻草。

他赶紧跑下楼,胡乱的翻着茶几抽屉。

终于,在一个抽屉里,找到了一张名片。

是酒井奈美的名片。

那是上一次参加天下会的黑市拳大赛,他见酒井奈美性感漂亮,过去搭讪的时候要来的名片。

吴天启颤抖的手拨通酒井奈美的电话。

“喂,酒井小姐吗?”吴天启问道。

“是我,酒井奈美!”那头道。

吴天启深吸一口气,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一些,说道:“酒井小姐你好,我是天启财团,吴天启!”

“哦?吴老板?我对您有印象!今天是什么风把您吹来了?”酒井奈美道。

“酒井小姐,实不相瞒,我有事求你,只要你能帮我,什么报酬您随便提!”吴天启开门见山,诚意十足。

“哦?呵呵!”酒井奈美淡淡一笑:“吴老板先说说,您是遇到什么困难了?”

吴天启简单的把去会所被咬的事说了一遍,然后道:

“酒井小姐,我明显感觉我快不行了,所以我才来找到您,我想,您的会所既然能搞出那些东西来,被那些东西咬过的人,你们应该也有办法医治的吧?”

“吴老板啊,实不相瞒,我只是一个投资方,东岛会所的事,我完全不知情啊!”酒井奈美说道。

不过吴天启老奸巨猾,知道酒井奈美故意与东岛会所脱开关系,怕引火烧身。

“酒井小姐,您大可不必防备我什么,我发誓,我现在只想活命,我不会走漏出去半点风声!”吴天启信誓旦旦道:“而且,只要您能治的好我,我什么都可以给你,哪怕您要我名下所有财产,我也会全部让出......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