肖颖听得心里头甜滋滋的,上前搂住他的脖子。

“花钱要花在刀刃上,花在该花的地方上。洗澡能洗干净就行,没必要浪费那么多水,这是好习惯的坚持,不是省钱。再说,这是肖公馆的花销,小叔公付的款,压根不用我们自个花钱。有人付账是一码事,节约用水又是另一码事。”

袁博宠溺低笑,俯下亲了亲她的额头。

“这次我给你带了一堆钱,几万现金和一本银行存折。我上半年赚的钱中,五万多投资山上挖水库,几万块留给会计备用,除去各类成本开销和纳税外,剩下的全部上缴。”

肖颖嘻嘻笑赞:“很不错,值得表扬。小袁子,上缴的金额多少呀?”

“一百多万。”袁博答。

肖颖“哇哇”惊呼:“那么多?!好厉害哟!”

袁博却不以为然,道:“都是山里挖出来的,厉害的不是我。”

“此话没道理。”肖颖分析起来:“煤矿是需要经营管理的,没有先进的采煤机器,没有合理的安排工人,没有很好的销售渠道,哪来的钱赚,对吧?”

“也对。”袁博轻笑:“今年上半年多了几个销售渠道,而且量都非常大。这是目前我最满意的一点。”

肖颖好奇问:“其他煤矿怎么样?听说后山又多了几个承包商,对吧?”

“嗯。”袁博摇头答:“不过出煤量不大,销售也跟不上。后山的山路偏窄,运煤下山很费人力物力,无形之中增加了成本。老板们急着赚钱,偷偷自己提了价。顾客们一向都是最灵敏的,立刻发现了猫腻,转身就跑了。生意虽然是各家的生意,但该遵守的原则还是必须遵守。大家都跟市场上统一价格,你自己胡乱升价降价都不对。行行有规则,不要任性去挑战或乱改,不然吃亏的只会是自己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