殷无流与左风属于两类人,不是指他们的身体构造,虽然从构造上讲他们也的确不是一类,左风身体都已经脱离了人类的范畴。

更准确一点来说,是他们所处环境的不同,对其塑造形成了巨大差异,让他们变成了截然不同两种类型的人,也就是所谓的两类人。

其实不光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差异,整个坤玄大陆上,古荒之地同之外的几方帝国间,本身就存在了巨大的差异。

除了地域上形成的差异外,就是出身地位上的不同。殷无流从出生就在月宗这样的大势力,虽然各方面修行的条件都由宗门准备好,可同时他的成长轨迹,也已经被牢牢束缚住了。

左风却恰好相反,从小生活在天屏山脉的小村落,若不是有藤肖云和庄羽落难来到左家村,再加上村落旁边就是宁霄当年存放兽魂的所在,左风可能终其一生,也不过是山里一名不错的猎户而已。

这种出身上的巨大差异,也形成了殷无流和左风,面对问题和应对问题时截然不同的心态。至于手段和方法的不同,其实归根结底,都是由心态不同而引发的。

面对这片陌生的环境,殷无流虽然能够适应,可是却也会感到有些吃力。他所依靠的,是五六十年的生活阅历与经验,如此庞大的积累,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不过从这个角度上去看,反而更加凸显出了左风的强大,毕竟左风并没有五六十年的积累,他满打满算也才二十多岁的年纪而已。

可如果观察过两人,自从主魂意识进入这片空间,分别获得身躯后的一系列行动就不难发现,左风要比殷无流更早适应,甚至可以说还有那么一点如鱼得水的味道。

要知道两人同时落入这片空间当中,当殷无流发现左风的时候,他本人只有炼骨期三级的实力,至于左风已经达到了炼骨期五级。这两级的差别虽然算不上多大,却已经非常说明问题了。

左风当时还在引诱着四只虫子,按照自己设计好的进入陷阱区域。如果不是殷无流突然出现,左风此时此刻恐怕已经达到炼骨后期了。

这也是为什么,从殷无流第一眼看到左风后,便忍不住去全力对付,因为他感觉到对方的存在,就是对自己最大的威胁。

直到此时此刻,殷无流也搞不清楚左风的真实身份,可对方对付虫子的诸多手段,却让他看的眼花缭乱。摸不清底细的敌人,才是最可怕的敌人,这道理放在任何人身上都适用。

并且自己本来是在抢夺左风的猎物,将四只虫子猎杀后,利用巨大的优势条件,对左风展开偷袭。这也已经是算无遗策了,可是再看看最后的结果,殷无流心中想到的就只有“惨不忍睹”了。

不仅没有能够顺利狙杀左风,反而是被对方趁机反攻,打了自己一个措手不及,甚至险些因云浪掌的破坏力而丧命。

后来更是在撕杀中,自己受伤越来越重,若非当机立断选择了放弃,殷无流真的感觉到,拼杀下去有可能死的将会是自己。

本来四只虫子被自己窃取杀掉,起码能够提升三级左右的修为。可是他现在修为只勉勉强强提升到了炼骨期五级,其他的能量都用来修复身体上的伤势了。

更加憋屈的是,他这个窃取了巨大好处,并且还是主动发起偷袭的人,最后却要夹着尾巴逃走。这对于出身月宗,在宗门内有着一定身份地位的殷无流来说,简直就是一种巨大的羞辱。

不过殷无流并不是傻瓜,他不会因为受到羞辱,就去做任何冲动的事情。岁月将他的棱角打磨掉,让他学会了隐忍,只是这份羞辱与不甘,都化作了浓浓的怨恨,他现在要找个地方好好休整,然后再伺机报复。

也正是在这个时候,殷无流与左风间的差异,便再一次的显现了出来。如果将殷无流如今的处境,换成是左风的话,将完全是截然不同的结果。

比如若是换做左风,看到那天空突然出现的麻雀,他会感觉到,这对自己来说绝对是个机会,不能够轻易放过。

最好的选择便是,悄悄的朝着麻雀出现的位置靠近,看看是否能够捡到便宜。之前在空中离开的人,成为麻雀目标的可能性很大,所以悄悄潜伏回去,很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。

另外麻雀的攻击目标,还有那些相比起自身,硕大无比的虫子。如果一旦有虫子受伤后又侥幸不死,自然就成了自己获取能量的来源。

这是换了左风在如今殷无流的处境时,很大可能会作出的选择。即便是选择离开,左风的做法与殷无流也同样会截然不同。

因为左风会更加谨慎,他选择离开的时候,会小心的隐藏自己的痕迹,并且会重复之前,那种多次转折,并改变路线的方式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