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……对,刚回房间睡了。”程焕然解释:“小欣跟铁头哥午饭前出去了,说是晚上直接回学校,不回家了。老三在后花园画画,说今晚吃饱再回校。”

薛凌倒了一杯温水,坐了下来。

程焕然顺势坐了上前,忐忑开口:“妈……有件事要跟你商量一下。”

这几天有太多太多的事要薛凌拿主意,她都已经听习惯了,脱口便问:“什么事?你做主就好,不用问我。”

幸好有一众年轻有为的年轻人帮忙,不然扬扬的婚礼不可能办得这么成功。

今天亲家翁和亲家母一个劲儿赞不绝口,说婚礼浪漫又温馨,每一个环节都办得妥妥帖帖,完美极了。

“亲家他们有些不好意思,说本来希望一切从简,谁知还弄得这么奢华盛大,让我们家破费了。”

程焕然见妈妈说着说着就偏离了话题,心里踌躇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眼神一个劲儿飘来飘去。

“妈,我……我要问的……是乔慧的事。”

薛凌惊讶挑眉,手中的水杯缓慢搁下。

“怎么了?她又想干什么?”

程焕然吞了吞口水,面露犹豫踌躇。

“妈,乔慧她确确实实有心理方面的疾病。她现在的情况稍微好些了,特意写了道歉信拜托阿超拿给我。我不想见她,但我……我还是选择原谅她。妈,我们毕竟是曾经那么相爱的恋人,即便她做过伤害我的事,但她有精神疾病,我作为医生得更该体谅病人。我知道你们都对她很生气,我也悄悄恨过她,可她是因为疾病才会这般,我最终还是没法继续恨她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